您现在的位置:养殖 > 龟鳖养殖 > 正文

我眼中的几位交响曲大师

我眼中的几位交响曲大师

  (五)布鲁克纳马勒  两位都是浪漫主义中晚期的代表,也构成了德奥交响音乐最后的高峰。

两人都有9部交响曲(粗略认为),而且都很长。 以及与交响曲相比有些逊色的少量其他作品(弥撒,歌曲)。 这两个人给我感觉有对立,一个来自宗教的理想与虔诚,一个来自世俗的显示与苦难;有相承,至少是师生关系。

故将二人分为一组。   布鲁克纳的交响曲,有人说是把一首写了九遍,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至少初听起来还真差不多。 现在我也只对第五的慢乐章和第七八九比较喜爱。

尤其觉得第七第八是很杰出的器乐交响曲了,就像对舒伯特第九的评价一样,无论音乐还是情感。 第九的话我还没有完全听进去,不过现在感觉将来喜爱的程度可能会超过七八两首。

布鲁克纳,大概还要静下心去听才行。 年轻的心,需要时间吧。   马勒!我心目中最伟大的交响曲作曲家。

  最喜欢,二五六九。

  马勒的交响曲,器乐与声乐大约**开。

器乐方面,我个人认为,第五第六,达到了器乐交响曲的顶峰。

每个乐章,甚至每个主题。 音乐与情感,乐队的配器和表现力,深度广度都无人能及。

贝多芬也要逊色三分。 水蓝兄那篇对第六末乐章的分析,就是一个缩影,一个很好的典范。

至于第九,但说音乐,似乎稍不及第五第六,但是情感的表达,也许每个作曲家的告别之作都是这样,无与伦比。 末乐章情感之强烈,几乎令人难以承受。

马勒的第七第十交响曲,我还想当缺乏感悟,暂且不说。 第一交响曲,除末乐章的部分外,气氛什么的还是很容易接受的,不错的旋律。

入门马勒的最好选择了应该是。 第二三四还是器乐多一些,第二的首乐章,同五六一样,也算是器乐的顶峰了,慢乐章明媚又忧伤,末乐章,加入了声乐部分,充满了强烈的感染力。 至于马勒的第三,更像自然的感觉吧,虽然时间超过了一个半小时,难免有些臃肿,但是耐下心来,是很好听的。

首乐章包罗万象,二三乐章又是说不出的感觉,四乐章的深沉演唱和五乐章的童声合唱,色彩增加不少,末乐章,那简直是洗礼。

马勒的第四,我也没太大感觉,更像第三的延续吧,其实第七也像,不过更难懂些。 至于马勒更声乐化的第八和大地之歌,我好像也没什么感觉,也暂且割爱。   其实我有感觉的主要还是二五六九,虽然其他的比较迷茫,但我真的认为,马勒是最伟大的交响曲作曲家。

下面是我以前整理的一段话“我认为世界上的一切艺术,音乐最具感染力。

我喜欢浪漫主义后期作曲家古斯塔夫·马勒(GustavMahler1860-1911)的音乐。 他的交响曲中有尖锐刺耳的音色,痉挛式的节奏,支离破碎的曲调,不协和音程等怪诞的形象。 他的作品所反映的思想实质,是一个唯心主义知识分子的表白,是对尘世生活所引起的紧张、烦恼的倾诉。

他在世的时候,他的作品毁誉参半。

他受到叔本华、哈特曼等德、奥唯心主义哲学家的思想的影响,并受到俄国文学家陀斯妥耶夫斯基所鼓吹的“灵魂净化、服从命运”的说教的影响,使他在黑暗的现实面前找不到正确的出路。

  马勒说过,他在三重意义上都没祖国:  作为一个波西米亚人却生活在奥地利;  作为一个奥地利人却生活在德国人中间;  作为一个犹太人则只能属于全世界。   他说过:“我的时代终将到来。

”  现在,马勒的时代已经到来。

  关于马勒,我感触颇多,却难以言说。

在我看来,在交响曲领域,他的成就在贝多芬之上。

【十大音乐家】一书中有一段对马勒的评价写的入木三分,摘录如下:  马勒的音乐极其真切地预示了二十世纪人类存在的普遍“异化”状况:焦虑与怀疑,但又苦苦追求和寻觅;向往与渴望,却又时常陷入幻灭和绝望。 马勒的笔触伸向了此前音乐中从未被发现的表现疆域:反讽与渴望的并置;崇高与低俗的拼贴;挣扎与忍让的交织;悲剧与戏剧的叠合……  二十世纪的人类,历经两次世界大战的残酷屠杀,目睹一切价值领域的彻底颠覆,在日新月异的科技**面前,既欣喜若狂,又疑虑重重。

他们在马勒哭笑不得,悲喜交加的音乐中,找到了精神的认同与感情的共鸣。   马勒因此成为二十世纪乃至“后现代”社会的伟大精神向导之一,他的不朽意义在于:通过音乐让人们领会和思考人生的重大命题,并由此获得对生命价值导向的重新定位。

”。

    上一篇:弘扬向上向善的家庭美德 下一篇:张中秦:关注上证指数的短期下破节奏!——张中秦